汉字的起源  魏琳

汉字的起源


  汉 字 的 起 源 有 种 种 传 说, 中 国 古 书 里 都 说 文 字 是 仓 颉 创 造 的。 说 仓 颉 看 见 一 名 天 神, 相 貌 奇 特, 面 孔 长 得 好 像 是 一 幅 绘 有 文 字 的 画, 仓 颉 便 描 摹 他 的 形 象, 创 造 了 文 字。 有 的 古 书 说, 仓 颉 创 造 出 文 字 后, 由 于 泄 漏 了 天 机, 天 落 下 了 小 米, 鬼 神 夜 夜 啼 哭。 还 有 一 种 传 说, 说 仓 颉 观 察 了 鸟 兽 印 在 泥 土 上 的 脚 迹, 启 发 了 他 发 明 文 字 的 灵 感。 这 种 种 传 说 都 是 靠 不 住 的。 文 字 是 广 大 劳 动 人 民 根 据 实 际 生 活 的 需 要, 经 过 长 期 的 社 会 实 践 才 慢 慢 地 丰 富 和 发 展 起 来 的。


  从 1954 年 秋 至 1957 年 夏, 中 国 考 古 工 作 者 多 次 发掘 了 半 坡 遗 址(今 西 安 市 东 郊 半 坡 村 北), 发 现 了 早 在 6000 年 左 右 半 坡 人 在 长 期 的 生 活 和 生 产 实 践 中, 创造 了 具 有 文 字 性 质 的 劾 划 符 号 和 绘 画、 雕 塑、 装 饰 品等 艺 术 作 品。 半 坡 人 的 刻 划 符 号 多 保 留 在 彩 陶 上,这 可 以 看 作 是 原 始 的 中 国 文 字。


  近 年 来, 中 国 在 山 东 莒 县 陵 阳 河 大 汶 口 文 化 晚 期 的 一 处 遗 址 里 发 现 了 一 批 墓 葬 (距 今 已 有 4500 多 年), 出 土 了 大 量 的 文 物。 在 一 些 陶 尊 oracle inions 上 各 刻 有 一 个 图 象 文 字, 共 发 现 了 10 多 个 单 字。 这 些 文 字 是 按 照 实 物 的 形 状 描 绘 出 来 的, 所 以 称 为 “象 形 字”。 字 体 的 结 构 与 甲 骨 文 上 的 象 形 字 十 分 相 似, 但 比 甲 骨 文 要 早 1000 多 年。 因 此, “象 形 字” 是 中 国 最 早 的 文 字, 它 已 具 有 了 文 字 的 特 征。


汉 字 的 构 成 主 要 有 三 种 方 法:


象 形 法


  这 是 形 成 汉 字 的 最 早 方 法, 因 此 创 造 了 最 原 始 的 文 字, 例: “日” 写 成 , “月” 写 成 , 水 写 成 , 牛 写 成 等 等。 这 些 象 形 字 经 过 逐 渐的 演 变, 到 后 来 都 改 变 了 原 字 的 形 体, 变 成 了 后 来 方 正 的 字 体, 有 的 笔 画 减 少 了, 有 的 笔 画 增 添 了, 由 不 规 则 变 成 了 有 规 则 的 字 体。


会 意 法


  象 形 字 比 较 容 易 看 出 造 字 的 道 理, 但 它 们 不 能 表 达 抽 象 的 意 思。 古 人 便 创 造 了 另 一 种 造 字 法 —— 会 意 法。 就 是 用 不 同 的 符 号 或 借 用 “象 形 字” 加 上 一 些 符 号 来 表 达 一 个 抽 象 的 意 思。 例: “明” 字 写 成 , 意 为 “日” 和 “月” 带 来 光 明。 “旦” 字 写 成 , (意 为太 阳 出 地 平 线 而 升 起。


形 声 法


  象 形 字 和 会 意 字 都 能 从 字 形 上 看 出 字 的 意 义,但 却 不 能 读 出 声 音。 因 此 又 创 造 了 形 声 法 来 造 字。 把 表 示 声 音 的 声 旁 和 表 示 意 义 的 形 旁 搭 配 起 来, 组 成 很 多 新 字。 例: “爸” 字 是 表 音 的 “巴” 字 和 表 形 的“父” 字 的 结 合; “ 芭 ” 字 是 由 “巴” 和“++” 搭 配 而成。 这 样 文 字 越 造 越 多, 据 统 计, 形 声 字 占 汉 字 的 90% 左 右。 汉 字 的 形 成 和 发 展, 成 为 人 们 交 流 思 想 的 重 要 工 具, 适 应 了 人 类 社 会 生 活 的 需 要。

节选自王灿龙 《汉字发展的方向:从俗从简》 魏琳

历史上的汉字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书面符号系统,它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古老文字之一。根据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来看,汉字在3000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体系,这就是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字。殷墟甲骨文字的产生决非一朝一夕完成的,它应该有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也就是说,甲骨文字是有源头的。上世纪我国考古人员在西安半坡仰韶文化遗址和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发现的一些刻划符号与象形符号,都具有明显的文字特征,所以有学者认为汉字的历史可以上溯至6000年前。汉字自产生以后,其字形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地发展阶段性的变化。


    在商代,汉字(就金文而言)有些笔画呈块面状,许多字都具有较浓厚的图画色彩。直到西周中晚期,这种特点才开始改变,块面被线条笔画所取代,原先诘拙的笔画也逐渐变得平整起来。这个阶段的汉字总体上是图画性减弱,符号性增强。这种变化可以说是汉字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里程碑。


    春秋中后期,汉字依国别或地域而发生分化。到战国时代,东方各国与秦国的文字差异日益增大。秦国文字除了书写方面趋于规整、匀称之外,结构等其他方面没有大的变化,但此时的六国却言语异声文字异形。因此,秦统一六国之后,秦始皇采纳丞相李斯的建议,以秦小篆为正体,推行书同文字。有学者研究推测,当时的书同文运动主要做了这样几件事:一是确定偏旁的位置,固定偏旁的写法;二是废除异体异构字;三是统一书写笔画。秦代规范六国文字的书同文运动,在汉字的发展史上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汉字发展史上另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就是汉字由篆书演变为隶书。隶书有两个阶段:一是古隶。古隶是一种不成熟的隶书,出现比较早。比如睡虎地秦简所用的俗体文字就可看作是古隶书。二是八分书,主要以东汉的碑刻文字为代表,因此又称汉隶。这种字笔画带有明显的蚕头雁尾特征,整个字结构平稳,布局匀称。隶书的出现,从根本上屏除了篆书中保留的图画意味。从篆书变为隶书,学术界习惯上称为隶变,它是古今文字的分水岭。


    大概到魏晋时期,开始出现隶书向楷书过渡的迹象。楷书与隶书的区别主要是书写风格的不同,结构方面变化不大。楷书产生的真正原因,目前尚未有一个明确的统一说法,但楷书在唐代已完全成熟,却是大家都一致认同的。楷书定型以后,随着宋代雕版印刷技术的发展,横平竖直、横细竖粗、四方规整的方块汉字便成了人们日常书写的正体,这就是今天所谓的宋体


  纵观整个汉字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明显地观察到这样一个事实:汉字一直沿着从俗从简的方向发展。比如甲骨文是金文的俗体,隶书是小篆的俗体,楷书的定型无疑也曾受到草书和行书结构简化的影响。那么,为什么历史上人们总要自觉或不自觉地以俗体作为汉字字形的蓝本呢?这恐怕还是省力原则作用的结果。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接触和使用汉字主要是为了某种实用的目的,因此,在不引起歧义的前提下,人们自然要追求书写的便利与快捷,而大多数俗体正好能满足人们的这种需要。


 


——节选自王灿龙 《汉字发展的方向:从俗从简》


(2009322日《中国教育报》第四版)

几个中国汉字的由来

几个中国汉字的由来:


册:象形。金文、小篆字形与甲骨文相似,象简册形。本义:书简。古代文书用竹简。编简名为册,后凡簿籍均可称


典:会意。甲骨文字形,上面是,下面是大。本义:重要的文献、典籍。


删:会意。从刀从册。册是简册,把若干竹简编穿在一起叫。简册的内容有问题,就用刀除掉,所以从。本义:削除。


(孙琰艳)


 

听特级教师武凤霞老师的报告摘要

教育理论书推荐书目:


《静悄悄地革命》伏藤学著


《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王荣生著


《诗意语文七讲》王崧舟著


《教育的力量》肖川著


《守望教育》刘铁芳著


哲学类推荐书目:


《西方哲学史》


《苏菲的世界》


美学类推荐书目:


《美的历程》李泽厚著


《美学散步》宗白华著


解读名篇名作推荐书目:


孙绍振《名作细读》《孙绍振如是解读作品》《与鲁迅相遇》


谈备课:


1、先看文本,纯净地读。


仔细地读出标点和词句。


2、听读文字背后的声音


对文本提问;查阅相关资料包括原文出处。


3、注意:工具性与人文性的侧重要根据文本而定;根据文章体裁而定如诗歌《有的人》《一株紫丁香》就要从诗的角度带孩子们学习。      


 赵伟发


 

诗意的语文课堂

                                   浅议如何让语文课堂焕发诗意光彩

语文是知识的载体,传统的语文强调它的工具性,诗意的语文教学则更注重它的人文内涵,而这种人文内涵的传递则是其灵魂所在。那么,新课改的形式下,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语文教学更富有诗意呢?为此,从近几年的教学实践出发,我做出了以下探索。


 


一、 关注学生个体,教学理念渗透诗意精神


 


诗意的一个重要特质就是对学生个体的关注,这与新课改下语文教育的要求不谋而合。《新课程标准》提出:“学生是涌动着活力的生命个体,是生长的生命,是教育的起点和归宿,教育的出发点是人,终点也是人。教育应引导学生关注社会,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而要做到对学生个体的关注,需要我们注意以下几点。


1.关注课堂上师生心灵平等的对话。诗意的语文,是心灵对话的语文。诗意语文大师王崧舟先生曾言:“语文教学过程就是一个‘物我回响交流’的过程。这是精神的自由交流,是思想火花的碰撞。激发学生的情感渴望,点燃学生的心灵火花,这是诗意语文、诗意课堂的应有之义。”课堂上,我始终在引导学生树立这样的意识:即学生,文本,教师三者之间是独立平等的交流。在这里,没有高下之分,也没有尊卑之别,在我所设计的语文课堂里,文本即是作者本人的形象,而师生则融身于他以字为声的世界里,在这个形象的世界里,三者相围而坐,如故友闲谈,从彼此的对话中寻求心灵上的滋养。


2.关注课堂上学生主体个性的彰显。《新课程标准》明确指出:“语文教学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的熏陶,享受审美的乐趣。”语文本身就是自由精神的载体,那么,语文教育的过程,应该是学生感悟并舒展自由精神的过程。比如,在学《离骚》时,我并没有抽象地讲解屈原是怎样的忧民爱国,而是组织学生先看了彩色故事片《屈原》,同时,把搜集到的背景资料展示给学生,引导学生在占有感性材料的基础上,对屈原怀沙自沉的行为作理性地思考:他为何要这样做,这样有何意义,对我们又有什么样的启示。整个的学习过程,我没有作任何硬性地灌输,而是让学生发挥主体的个性,结合各自的生活认知和体验,在理性的层面上领悟诗歌的内涵。课后,学生自行成文,写了《振衣千仞》,《千年的祭奠》,《我为屈原歌》,《千古悲情话〈离骚〉》等文章。他们在主体领悟和思考之后,再言之成文,这时他们所获得的精神上的教益,无疑是巨大的。


3.关注课堂上学生生命意识的唤醒。这里的生命意识,即是对“真、善、美”的觉醒和体悟。对于学生来说,这种意识是需要教师不断的唤醒,而每一次唤醒,都会使学生的精神生命流光溢彩。在学习杨绛的《老王》这篇课文时,赏析技巧之余,我更注重对课文主题内涵的挖掘:人生而平等的观念,即各人境遇不同,其成就也甚是悬殊,但人只有幸与不幸之别,没有尊贵与卑下之分。我把这种观念渗透于课文的讲解之中,其实这个过程,就是学生对“真、善、美”逐步认识和领悟的过程,也是老师引到他们把这种领悟转化为一种自觉的行为意识的过程,这最终将有助于他们树立一种积极乐观人生的态度。对此,王崧舟先生也曾言:“语文教育的真正价值在于引领学生获取这种感受、体验这种情感、理解这种见解、积淀这种文化,最终形成自己丰富的精神生命。”


 


二、 提升教师水平,教学之中体现诗意魅力


 


著名的语文教育家李吉林说过:“诗人是令人敬慕的。其实,教师也在用心血写诗,而且写着人们关注的明天的诗———不过,那不是写在稿纸上,是写在学生的心田里。”古人常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语文教师就是要让这种由墨香浸润的“气”转化成一种诗意的特质,一种诗意的魅力,让学生在无形之种受到熏陶和感染。


1.做好“价值”的引领。诗意语文,其灵魂,就是“价值”,它寄寓着崇高,纯真,善良和美好。在学生的人生价值取向上,语文教师肩负着重要的引领之责,给学生“授业”、“解惑”的同时也不忘“传道”———传价值取向之道。为此,我利用语文教学之便,每周定期举行“实话实说”活动,对社会上的一些热点问题,以公平、公正、合理、和谐、诚信为标准,引导学生演讲、讨论,或口头表达,或诉诸笔端,以此来辨明是非善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2.要做好文化的传承。诗意的语文,是一种文化的气息,是一座精神的花园,应该用数千年凝化而来的文化神韵去滋润学生的心田。为此,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每周一、三、五的早自习,我定为《论语》的学习时间。讲“论语”两字的涵义和焚书坑儒后的口头相传;讲西汉末张禹《张侯论》到东汉末郑玄《论语注》的演变;然后,再从做人、治学、交友、处世等角度有针对性地选取了里面较重要的章节来学习。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并非是照本宣科,而是采用故事或评书的形式,用比较通俗的语言,让学生明晓其微言大义,以此来反照自己的生活行为,是否做到了有礼、有义、有智、有信。学习一个多月,大家对此有了很大的热情,一些课堂行为、言语方式都有了较大的改变,有个同学还写了篇《生活中的〈论语〉》一文。


 


三、 创设课堂艺术,课堂之上营造诗意氛围


 


诗意语文应是富有艺术性的,它能充分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引发学生浓厚的学习兴趣,使学生乐于学习,善于学习,并引发良好的反馈,从而达到课堂教学的目的。为此,我曾做了以下的尝试。


1.导语的设计引入。每次上课,我都会找到些与课文主题相关的诗词、名句或故事来营造氛围。如讲《船长,我的船长哟》,我先引用了林肯的一句名言:你可以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某些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学《离骚》则有:泽畔行吟,五月孤忠沉夜月;离骚寿世,三闾遗恨泣秋风。学生对此很感兴趣,并乐意去做进一步的探知。


2.学生的表演再现。学习《离骚》时,对于屈原生活的几个重要场景,如楚庭辩张仪,泽畔对渔父,我找了几个同学自行编写台词对其进行表演再现。学生对此积极踊跃,表演得活灵活现。通过这种表演再现的方式,学生对屈原内心的感情有了更深切的体会。课后有同学还表示,这样的课,是一种享受。


3.多媒体的配合使用。多媒体的引进使语文课堂更为生动形象,在讲《长江三峡》的时候,我把关于三峡风景的纪录片和一些摄影作品融进了课文。优美的景色,灵动的文字,生动的讲解,当场就把学生带进了似真似幻的境界。


当然,学生、教师、课堂,这三者并非是断然分离的,三者的适度融合才能真正体现语文教学的诗意。毕竟,这种诗意并不是简单的知识叠加,而是经验智慧的积累。课程改革正在进行,诗意语文的教学方式依然在探索之中,它还需要千千万万的一线语文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地去钻研,去体会,去完善。


徐春丽(转)

语文教师的两大硬功

      


       语文教师成就自己的事业,有很多方面的要素,比如要有献身教育事业的崇高理想,有坚定的为这项事业而奋斗终生的决心,有做好语文老师必备的语言表达等等条件。除此之外,我认为两大硬功是必备的,即感悟能力和对文章的解读能力。
        感悟能力是个人综合素质高低的一种体现,它以对事物的想象为基础,以对事物的敏锐的感觉为中心,以直觉的捕捉能力和较强的整和能力为其表现。这就象恋人之间的交往,一见钟情两个生命体中总会有某中只可会意不可言传而有又非常契合的东西的存在,感悟能力就是我们老师和文章相契合的那种因素,只不过我们语文老师都是泛爱主义者,不仅仅对一篇文章能找到相互的契合,而是任何的文章。也就是说,我们拿到任何一篇文章,都能通过文章的“眼神”知道她的内心世界,透视其生命的底里。感悟能力是要经过长期的修炼才能形成的一种能力。一蹴而就,浅尝辄止,东撒西望形成不了这种能力。它需要沉浸、需要掂量、需要推敲、需要达到老和尚“忘坐”的那种境界。当然对于青年朋友来说,首要的还是要有这种意识,就是说拿到一篇文章无论从情感的理解,结构的特征,还是技巧的运用,语言的风格的某一方面,我一定要琢磨出它的所以然来,这样时间久了,感悟能力就会自然的提高。请记住没有感悟能力永远不会有创造力,永远只能做一个“匠”人。
       文章的解读能力同样是语文老师的一项必须修炼的硬功。感悟达其发现和创造,促使我们的提升,而文章的解读能力则保证了我们作为语文老师的一种最重要的基础。解读能力用最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你对任何文章都能用语文的眼光来看待,都能对它的词语运用、句式的选择、结构的 安排能概括的出。并且要能说出语言运用、句式选择、结构安排的所以然。比如我上文所说的“需要沉浸、需要掂量、需要推敲、需要达到老和尚“忘坐”的那种境界”,这种表达的语言现象是很普遍的。这种句式的表意特点是什么呢?首先它具有多层次的表达内涵,也就是说文章中出现这种重词语叠式的语言现象,它都有多重表意的功能,体现了思想感情的丰富性,再者它的文意往往具有层层加深的特点。现代作家中老王蒙这样的表达形式较多,看起来这也能体现作家的生命力和丰沛情感。


                                                                                                                  (张皓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