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目标离散现象分析及整合策略(董岩)

教学目标是教学活动的起点和归宿。有了合理的教学目标,就能克服教学中的随意性和盲目性,提高教学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提出“课程目标根据知识和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三个维度设计。三个方面相互渗透,融为一体,注重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反思当前的语文教学,存在着较多三维目标离散的现象,有效整合三维目标迫在眉睫。


 


一、三维目标离散现象透视


 


1.三维目标顾此失彼。


 


从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个维度提出课程目标的设计要求,是我国在吸收半个多世纪来国内外教育科研成果基础上的一大创新之举,同时也给广大语文教师带来了新的挑战。由于教学目标维度的增加,不少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常常出现三维目标顾此失彼的现象:①有的只重视语文知识与能力的教学,忽视情感的熏陶,只重视得出结论,忽视得出结论的过程;②有的只重视过程与方法目标,一味追求课堂教学形式的活泼,过早开展非语文活动,忽视学生语言的学习和听说读写能力的发展;③只重视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或脱离文本语言空谈阅读感受,或片面强调学生的独特感受,或大量引进课外资源,不断拓深人文精神。


 


2.三维目标按部就班。


 


在三维目标的表述中,是按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顺序排列的。于是,有教师误认为三维目标是分“三步曲”来实施的,即先知识与能力、再过程与方法、后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具体表现为:①把初读课文时的学习字词作为知识与能力目标,把细读文本时的阅读理解当作过程与方法目标,将回读课文时的感悟提升当作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在结课时总爱贴上个“标签”。②在阅读、习作、口语交际教学时,教师往往是先讲授知识,再让学生运用知识去阅读、习作、口语交际,而不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引导学生去探究知识,从中感受发现知识的乐趣。


 


3.三维目标分道扬镳。


 


有一则寓言故事说:天鹅、虾、梭子鱼一起拉车,天鹅拼命往天上飞,虾用力向后拖,梭子鱼使劲往池塘拉,而车子却停在老地方一动也不动。在三维目标的教学实施中,也时常发生鹅、虾、梭子鱼拉车的情况:①过程与方法目标和知识与能力目标不吻合,如教学《饮湖上初晴后雨》每一句诗时,分别展示日出时的西湖、雨中朦胧的西湖、美丽的西子、各式各样的西湖等图片,这种用图片图解文字的方法,影响了学生的语言感受力和想象力的发展;②过程与方法目标和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不相符,如教学《狼牙山五壮士》中“壮烈跳崖”一段时,让学生表演“壮烈跳崖”的情景,表演者的动作、表情不时引起学生哄笑,学生不可能用心感受五壮士的伟大精神;③知识与能力目标和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不一致,如教学《狐狸和乌鸦》时,要学生有表情地朗读狐狸的话,通过自己的朗读来打动乌鸦的心,把它嘴里的肉骗下来,这样的朗读训练不利于学生积极情感的培养。


 


二、三维目标离散的原因分析


 


1.没有理清三维目标的内在关系。


 


知识与能力是实现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的载体,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总是在知识和能力的掌握中进行的。过程与方法是实现知识与能力、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的桥梁,没有过程与方法,知识与能力只能停留在记忆层面,很难有学生学习态度的培养,更难有情感价值观的领悟。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是实现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目标的动力,积极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能促进学生主动地获取知识、掌握和运用方法、提高学习能力。三维目标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彼此渗透、相互融合。有的教师把三维目标当成了三种目标、三个目标、三项目标,把三维目标分割开来实施。三维目标不是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简单叠加,而是一个目标的三个方面。当然,在教学过程中,实施三维目标不是平均用力,而是根据教学内容的不同有所侧重,但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必须要有三维目标的整体意识,在一定的时段内必须全面体现三维目标。


 


2.没有掌握三维目标统一的方法。


 


系统论认为,任何事物都是由若干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要素按一定结构组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只有当部分以有序、合理、优化的结构形成整体时,整体功能才会大于各部分功能之和。有的教师虽然知道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是三位一体的,但由于三维目标是一个新生事物,缺乏把三者和谐统一到教学过程中的办法,所以出现了三个维度的目标在课堂教学实施时南辕北辙的现象。三维目标是新课程改革的一大亮点,是语文改革的一个重点。目前,整合三维目标已经成为教师教学实践的一个焦点问题,成为推进课程改革的一个难点问题。


 


三、三维目标整合的有效策略


 


1.在教学目标设计时整合三维目标。


 


(1)解读文本,把握三维目标。


 


“整”就是整理,“合”是组合,“整合”就是根据完整性、系统性与有序协调的原则进行整理,从而达到最优化的效果。要整合三维目标,前提是要整体解读文本,科学确定每一个维度的目标。“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在阅读文本时,首先要确定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发展点。如教学人教版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三年级下册第二组《翠鸟》《燕子专列》《一个小村庄的故事》《路旁的橡树》四篇课文,就不能简单地与学生泛谈要保护环境。可以根据文本特点和学生实际,分别确定“人类的朋友”“关爱生命”“不能只顾眼前利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等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从而逐步提升学生的人文精神。然后,再确定知识与能力的落脚点、过程与方法的展开点,如紧扣文本中的“它从那么远飞到这里来,是要和我们做朋友的呀”“燕子经过长途跋涉,已经非常疲劳,再加上找不到食物,饥寒交迫、濒临死亡”等语句,进行朗读感悟、想象体验等,全面制定教学目标。


 


(2)呈现目标,组合三维目标。


 


目标的逐维分解有利于目标的具体化、操作化,分解目标只是教学目标设计的第一步,关键是把分解后的目标整合起来,整合的目标更有利于目标的结构化和整体化。如王自文老师设计的《古诗两首》(《题临安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一课的教学目标:①借助教材注释,结合课外资料,通过独立自主地学习,正确理解两首古诗的大概意思;②咀嚼和体悟重点诗句的情味,在反复诵读与融情想象中,感受诗歌的情绪和意象,受到心灵的熏陶和滋养;③在两首古诗的对比参读中,初步感受借景抒情的表达方式,明了诗与诗之间的内在联系,体悟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怀。在目标的表述形式上,虽然没有出现知识和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三个维度目标明显的提示语,但是每一条目标都很好地把三维目标交融在一起,并且分层递进,为课堂教学达到三维目标和谐共振奠定了基础。


 


2.在教学过程展开时整合三维目标。


 


(1)板块教学,实施三维目标。


 


随着学生年级的升高,课文篇幅的加长,内容越来越复杂,教学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需要有一条明晰的主线和几个相对集中而又独立的板块。如蒋军晶老师执教的《月光曲》(第一课时),将课堂教学分为三大板块:①学生听写“蜡烛、茅屋”等词语,选用听写的词语说一说课文内容,引出“究竟是什么打动了贝多芬的心,让他创作出不朽名曲《月光曲》”的问题;②抓住“姑娘说:‘哥哥,你别难过,我不过随便说说罢了。’……”和“贝多芬没有回答,他问盲姑娘:‘您爱听吗?我再给您弹一首吧。’”两个语段,引导学生自读自悟,情感体验;③引入课外资源“我为什么要作曲,因为我有很多想法要释放出来。──贝多芬”,让学生入情入境,想象写话“贝多芬此时此刻会想些什么?”。这样的教学,把必要的知识、能力、方法、情感等要素聚集在几个板块中,从整体上推进了课堂教学。


 


(2)关注生成,融合三维目标。


 


课堂教学虽然是一个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的活动,但是课堂情境复杂多变,教师不可能按照预设的教学方案机械地执行。课堂教学是一个根据学生学习实际需要不断调整、动态发展的过程。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一定要关注学生的生成资源,顺学而导。如教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一课,一位教师在学生整体感知课文内容后用“我最钦佩(或憎恨)……”这一开放性极强的问题启发学生与文本对话。当一个学生说钦佩白骨精的聪明时,教师引导学生仔细读文:课文是用了哪一个词来形容白骨精的聪明的?表示聪明的词语有很多,为什么课文要用“诡计多端”这个词?这样的教学,既让学生在比较中理解了词语的意思,又充分体现语文教学的价值取向,在课堂教学的生成中有机地融合了三维目标。


 


3.在语文教学评价时整合三维目标。


 


课堂评价是一种信息的反馈形式,它能不断地调整教学活动与教学目标之间的偏差,达成教学预期效果。王菘舟老师在执教《我的战友邱少云》一课时的课堂评价是这样的:你读得很准,说明已经完全从原因的角度读懂了纹丝不动,但是你不光要去理解纹丝不动的原因,更要用心去感受战士们的纹丝不动;你体会得很好,是从结果的角度读懂纹丝不动的,如果你仔细读下去就会发现,其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甚至每一个标点都在刻画邱少云在烈火烧身时纹丝不动的光辉形象……既有知识与能力的点拨,又有过程与方法的引导,还有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熏陶,课堂评价较好地渗透了三维目标。


 


布鲁姆说:“有效的教学始于知道希望得到的目标是什么。”三维目标是新一轮课程改革提出的一个新的命题,科学整合三维目标是提高语文课堂教学效率、提高学生语文素养的关键,我们任重而道远!

发表评论